江苏新瀚:专利发明人署名不合法规,曾因员工突发死亡被告上法庭

江苏新瀚:专利发明人署名不合法规,曾因员工突发死亡被告上法庭

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定于 2020 年 12 月 23日召开 2020 年第 59 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届时将会对江苏新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新瀚”)的首发申请做审核。

江苏新瀚主营业务为芳香族酮类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特种工程塑料核心原料、光引发剂和化妆品原料等产品,在深耕芳香酮领域的十余年间,已经形成了从实验室到工业化生产的系列产品研发及生产体系,积累了 6 项发明专利与 10 项非专利技术,并与吉林大学、南京工业大学、南京工业大学材料化学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产化学工业研究所等国内一流院校机构建立了研发合作关系,形成了较强的持续研发创新能力。

要知道,这已经是江苏新瀚的第二次IPO申请了,早在2018年,江苏新瀚就拟在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10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3.5亿元,其中2.7亿元将投向年产8000吨芳香酮及其配套项目,其余将用于建设研发中心和补充流动资金,最后因种种原因撤销上市申请,铩羽而归。此次江苏新瀚计划募资不超过 2,000 万股人民币普通股,计划募集资金4.04亿元,其中,2.69亿元用于年产 8,000 吨芳香酮及其配套项目,3500万元用于建设研发中心,补充1亿元的流动资金。在分析了江苏新瀚的招股说明书后,本以为此次势在必得的上市好像仍有许多阻碍,一方面,是江苏新瀚的发明人署名不合法规,另一方面,是其曾因员工突发死亡被告上法庭,而根据诉讼当中双方的陈述,有理由怀疑江苏新瀚未给予员工足够的防护措施或培训。

专利发明人署名不合法规

江苏新瀚作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在芳香酮领域深耕数十载,积累了 6 项发明专利与 10 项非专利技术,拥有突出的研发能力。据公开数据显示,自 2014 年起江苏新瀚获得江苏省高新技术企业资格,并于 2017 年 11 月通过高新技术企业复审;2018 年,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认定公司为南京市工程技术研究中心;2018 年12 月,中国科技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中国民营科技促进会认定公司为国家火炬特色产业基地,并授予公司优秀民营科技企业奖;2019 年江苏省民营科技企业协会认定公司为江苏省民营科技企业。。

众所周知,一家企业所取得的发明专利的多少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该科创的含金量,而如此多的专利授权数量体现出倍轻松的研发实力,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可是在调查其专利的详细信息后,发现其专利的申请人中含有严留新,且多数是作为第一发明人进行的专利申请。

在调查中发现,以公司实际控制人严留新为申请人的发明共有16项,其中发明公开9项,要知道,江苏新瀚一共才获得了6项发明专利,也就说,所有江苏新瀚的专利发明人均为严留新。

0eb30f2442a7d933612e97639953171473f0013f.png

实际控股人参与公司产品发明本该是一件好事,说明公司对于研发的重视,但是分析实际控股人的履历后却不得不让人诧异:这样的背景,真的能够参与到研发中,且对研发做出创造性特点和贡献么?

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三条:专利法所称发明人或者设计人,是指对发明创造的实质性特点作出创造性贡献的人。在完成发明创造过程中,只负责组织工作的人、为物质技术条件的利用提供方便的人或者从事其他辅助工作的人,不是发明人或者设计人。

据公开信息显示,严留新,男,1971 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本科学历,化学工程专业。1994 年 9 月至 1996 年 3 月任江苏省激素研究所研发员;1996 年 4

月至 1999 年 4 月任南京宏大生物化工工程有限公司销售经理;1999 年 5 月至今任金坛花山投资人;2004 年 10 月至今任常州花山董事长;2006 年 2 月至 2015年 8 月任常州花山总经理;2008 年 8 月至 2015 年 7 月任新瀚有限董事长、总经理;2012 年 9 月至 2015 年 8 月任南京卓创总经理;2014 年 6 月至 2015 年 8 月任常州创赢总经理;2014 年 6 月至今任常州创赢执行董事;2015 年 8 月至今任新瀚新材董事长、总经理。

可以看到,其实际控制人严留新虽为化学专业,但是除了开始工作时短短两年的研究生涯外,其他时间都是销售或者管理岗位,在这种情况下,严留新能够参与研发对于行业影响重大的发明的可能性极低,可就是这样的背景下,严留新多作为第一发明人的情况不禁令人怀疑其是否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的相关规定。

曾因员工突发死亡被告上法庭

在江苏新瀚的诉讼情况中,赫然在列的,是曹某某与申某某、潘某某与江苏新瀚的诉讼情况,在这个诉讼案件中,曹某某与申某某、潘某某为江苏新瀚员工曹某的妻子、女儿、母亲。

2017年5月4日下午16:10左右,曹某因身体不适请假回集体宿舍休息。次日早晨,与其同住的郭某发现曹国建全身僵硬,已无呼吸,郭某拨打120急救电话,南京市急救中心大厂分站急救人员到达现场后发现曹国建已无生命迹象,生命体征消失,心电图呈直线,判断临床死亡。在其后的市人社局进行工伤认定时,认为该情况不属于工伤,曹某家属不服,告上法庭,在被法院驳回后又进行二审,被驳回。

在这个案件中,尤其要注意的是,曹某在此次发病前,从未发生过同类的状况,而突发的身体不适头晕眼花,并未出现明显呼吸困难、昏厥、心绞痛等剧烈表征,再考虑到其工作内容是"三废"处理岗位,岗位工作强度大,工作内容繁杂,连续工作时间长,容易造成员工精神压力过大,长期处于该种状态下容易产生身体疾病。

考虑到江苏新瀚作为化工企业,员工接触有毒有害物质的概率就比较大,再加上曹某的工作岗位,有理由怀疑江苏新瀚未对员工进行培训,或者未给出足够的防护措施,而在其照顾说明书中,仅仅是再应对新冠疫情时有提及防护措施,而未对平常的工作场所提出防护方案及措施,存在较大内容未披露。

本文由来源[壹晨财讯], 由 知法号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壹晨财讯]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IPLaw法律社交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朋友圈)

最新评论

  1.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啦!

发表评论

关闭下载